旅游裝備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民宿·酒店 > 正文

北方民宿探尋不同于南方的道路

中國旅游網www.92946609.com2017-06-12

6月,北方民宿開始進入旺季。北京周邊的幾家人氣民宿,如山楂小院、姥姥家、原鄉里、麥語云棲等,周末基本滿房。位于密云的云峰山樹屋,去年剛將樹屋從9間擴大到21間,雖然房價達兩三千元,依然供不應求,暑期的周末時段幾乎售罄。然而,與蓬勃發展的江浙滬、云南民宿市場相比,北方民宿整體業態仍然滯后很多,今年四月某平臺評選的全國50家民宿榜,北方地區僅有青島的微瀾山居一家民宿上榜。

  北京和青島民宿產業將率先崛起

  目前,精品民宿主要集中在長三角、滇西北和閩東南區域。就民宿的客源構成來說,江浙滬為民宿市場最龐大客源地,總數占到79%(上海為58%),北京只占4%,這與當地的經濟發展、消費能力以及市場需求完全不匹配。其實,北方尤其是京津冀的民宿數量并不少,但以低端的農家樂為主,雖有個別精品民宿出現,但未能形成集群。

  不少業內人士仍看好北方市場,認為京津冀、山西、山東青島、大連等區域民宿前景樂觀,但是目前受到消費觀念、政府引導、氣候、人才等客觀條件制約,還需要幾年的培育時間。“北京和青島民宿產業將率先崛起,這幾年已經出現一些好民宿,比如京郊的瓦廠、山楂小院、原鄉里,青島的微瀾山居等,但是依然缺乏全國性的精品民宿。”鄉創學院院長顧軍說,“據我所知,今年還將有一批好作品在京郊、青島建成。”

  的確,今年“爆款”民宿山楂小院創始人陳長春的團隊一直很忙,不斷奔波于延慶、房山、河北淶水,端午節期間位于周口店的10家小院黃櫨花開剛剛開業,今年還將推出50個改造完畢的院落,“未來三年內計劃達到1000家。”而原鄉里民宿創始人曹一勇告訴記者,整個端午節都在帶著土建及裝修施工團隊忙于改建,計劃今年在北京周邊的5個村落近30個院落開業,分別位于延慶、易縣、滿城等。而青島本土品牌樸宿文旅三年前推出爆款民宿微瀾山居之后,今年又陸續推出新項目。

  其實,北方精品民宿起步并不晚。比如依托慕田峪長城、口碑極好的瓦廠早在2010年就開業了,并帶動了整個懷柔北溝村的民宿經濟;而云峰山樹屋2012年開業不久,9棟樹屋就需要提前半年預訂;前期投入3000萬的山里寒舍于2013年營業,更是艷極一時。而以莫干山為代表的中國民宿也正是從2013年開始火爆的。一位投資者告訴記者,三年前他的確考慮在京郊投資民宿,不過實地考察之后,決定轉投浙江,“雖然市場需求很大,但是北方的氣候和環境勢必將增加民宿的前期投入和運營成本。”因此,這幾年民宿的大量資本主要集中在江浙滬及云南一帶,與京郊乃至整個北方民宿業態拉開了差距。

  打造主人IP,實現彎道超車

  隨著民宿經濟過熱,江浙一帶的民宿也出現了很多問題,面臨洗牌,包括同樣存在淡旺季、人才缺失等問題,而產品單一化的弊病更是逐日凸顯出來。曹一勇認為,與南方相比,北方市場擁有自己的優勢,隨著京津冀大發展,未來資本會更多流向鄉村,尤其是北京周邊潛力大。另外,恰恰是晚了這幾年,南方民宿發展彎路和教訓,北方民宿可以避免,而且實現彎道超車。

  比如,莫干山民宿設計師扎堆,有些過于強調設計卻忽略了體驗感,而近兩年進入市場的京郊民宿經營者們,早已不再一味強調情懷,更加注重消費者的需求,并考慮可復制的商業模式。他們意識到僅僅提供住宿空間是不夠的,開始與其他產業及在地文化相結合,包括農莊、咖啡館、茶館、小型博物館等,今年秋季即將開業的呆呆精品民宿,選址位于豐寧壩上的老羊圈村,據創始人介紹,最大特色就是與當地牧場結合,設有自營馬房并打造騎馬項目,與之合作的房東本人就曾是專業賽馬騎師。

  目前,京郊大部分民宿以親子作為主要目標客戶群,比如山楂小院、云峰山樹屋的親子客人都占到80%;而位于易縣聽松書院設有公益圖書館,主打夏令營、青少年教育課堂、幼兒啟蒙課堂等,住宿只是其配套項目之一;延慶的鄉隅香舍的木工坊頗受親子家庭歡迎,每周都會請專業的木工師傅授課。

  “實際上杭州、莫干山的民宿現象具有一定偶然性。”清華大學建筑學院副教授、住建部傳統村落專家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羅德胤認為,北方市場也有好民宿,可惜未能形成聚集效應,其中一個原因是創始人或者設計師過于低調,不善于自我營銷。在他看來,爆款民宿應具有選址設計、主人文化及服務三個重要因素,其中主人的IP效應占到60%。“比如,大樂之野的吉曉祥、松贊的白瑪等,他們本身就是IP,有時候主人的重要性甚至大過房子。”他建議,北方民宿未來發展,一方面要借鑒南方民宿的優勢,比如打造網紅IP;另一方面要吸取教訓,尋找適合北方民宿發展的道路,包括與親子、農業、游牧業等其他行業相結合。

  農家院才是北方鄉村民宿的核心

  目前,江浙及云南的精品民宿逐漸轉型精品酒店,部分北方民宿也在因循這條發展道路,比如瓦廠。但是,還有一些北方民宿在嘗試尋找一條不同于南方民宿的發展道路。

  曹一勇認為,南北方鄉村差異很大,南方鄉村的經濟與文化與城市差距非常小,因此適合發展精品酒店;而北方農村人口密度小,人均占有空間大,院落才是北方鄉村民宿的核心。“客人不需要與其他人分享空間,他可以占有一個獨立的小院,自己就是主人。”他表示北方民宿的院落形態可以更加強調家庭性,空間設計也有助于家人交流,比如開放式的自助廚房。隱居鄉里創始人陳長春打造的鄉村民宿商業模式也是農家院,他認為這是最接近共享經濟的形態,并且滿足大眾周邊度假訴求,“精品酒店的沖動式消費復購率很低,目前山楂小院的復購率是20%,預期未來將達到40%。”

  華北農村的普通民宅以夯土石頭墻為主,建筑精致度及保存完好性都不如江浙、安徽民居,這給精品民宿改建帶來一定困難。羅德胤認為,專業設計可以解決北方民宅的改造問題,“這些院落的建筑基本保留原貌,通過玻璃窗解決采光,同時可將景色引入,比如山楂小院、姥姥家就是很好的案例,就像一個現代化的盒子插入老宅,一方面不動老宅結構,另一方面可以提供舒適的現代化空間;而瓦廠也是通過打掉北墻開窗,將長城景觀引進室內。”而麥語云棲改造的民居是新建民居,也是在不改變外觀的前提下,盡量讓內部空間更加合理化,并通過家具、玩具、家居用品和文創產品來實現美學體驗。隨著設計師不斷推進,北方院落式民宿將逐步形成自己的風格,并帶來獨特的文化、美學體驗。

  建立平臺,探索北方民宿新模式

  從這幾年民宿業態可以看到,民宿的盈利能力并不強,因此北方投資者們在嘗試復制性和可操作性更強的商業模式,并盡量節省建造及運營成本。比如隱居鄉里不再直接投資民宿,而是作為民宿孵化器及運營管理平臺,由村委會將閑置的民宅集中起來,根據他們提供的方案進行投資改建,然后他們負責托管和培訓,“也就是說村民依然是山楂小院、姥姥家的主人,我們只收取管理運營的費用。”陳長春告訴記者,山楂小院1號院的建筑成本只有30萬,而且30天完工,“成本只有莫干山的十分之一,價格卻可以持平。”一方面可以發動農民的積極性,并還原民宿的本質,另一方,可以探索北方民宿的可復制模式,包括設計、布草、服務甚至庭院布景全部標準化。

  曹一勇也認為,單體民宿在北方市場難以持續發展,應該打造立體化格局,除了品牌化連鎖發展,還應建立產業平臺,吸引農家院升級、消費者、單體民宿經營者加盟等豐富業態。另外,他認為北方民宿產業收益將遠遠大于住宿收益,比如有機種植等。

來源:新京報編輯:CTN-7
【中國旅游網聲明】本文版權為我站所有,如轉載請務必注明出處和本文鏈接,并確保文章的完整性。
  • [280px × 210px]

熱門團購

幸运农场走势图-重庆彩